潮州打银街和打铜街

热度546票  浏览1119次 时间:2013年6月10日 11:52
古老的潮州城,传统手工业一度十分兴旺,每一个行当都拥有数量众多的从业者。于是,城中街巷逐渐形成了各式行当分门别类集中发展的格局,不少街巷也因某个行当高度聚集而得名,如打银街、打铜街等等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传统手工业行当日渐式微,同类行当一街罗列的繁盛不复存在,但这些老街巷的名称却沿用至今,成为人们对一座古城的追忆。

刚去世的吴泽长是从打银街走出来的名工巧匠之一,女儿们继承了他的打制银饰手艺。

打银街:
只剩一家金银饰品小店

在老城区西面,有一条长约600米的街巷,从中山路一直延伸到西马路,它就是府城人无不知晓的打银街。据记载,潮州金银饰品业拥有1000多年的悠久历史,清末民初时期最为旺盛,城中作坊500余家,从业者达3000多人。打银街便曾是金银作坊的聚集地,想像中这里应是沿街银店林立、烁烁生辉。然而,如今的打银街,却是另外一番景象:颓墙老屋、狭窄拥挤。虽然每天人来人往依旧热闹,毕竟与“打银”相去甚远。
昨天,记者在这条老街巷中,只找到一家从事金银饰品生意的小店。紧锁的铝合金拉闸门里,一位老妇人始终不愿意接受采访,只隔着门缝告诉记者,他们是后来才在这里开店的,并非行业旺盛时期的一员。也即是说,当年在此聚集的金银作坊,时至今日已经荡然无存。
为了追寻有关打银街的记忆,记者来到市区永护路的贵金属工艺品研究所。经营这家研究所的吴美姿、吴仰姿姐妹俩,是打银街的金银饰品世家出身。不过吴美姿告诉记者,她们出生于70年代初,当时打银街已经没有金银作坊,有关打银街的历史,只是模模糊糊从长辈口中得知。吴美姿说,在上世纪初期,她们的曾祖父吴永寿就是打银街中颇有名气的银匠。这一行有句俗语,“谢二珠头文炎链,永寿脚环龙深铃。”概括了当时几位知名工匠各自的擅长的生产技艺,其中“永寿”指的就是她们的曾祖父。父亲吴泽长从小跟随曾祖父学习技艺,上世纪50年代实行公私合营,金银作坊纷纷并入生产合作社,父亲便进入合作社工作,也即是后来的市金银饰品厂。
从打银街走出来的吴泽长,是目前广东省金银器制作领域唯一的省级工艺大师。老人上个月与世长辞,不禁令人扼腕。吴美姿姐妹俩表示,一定要传承父亲的衣钵,实现这门传统手工艺的华丽蜕变。

60岁的池师傅是“打铜街”坚守者之一,每天坐在老铺前敲敲打打,坚守着前辈留下来的打铜器手艺。

打铜街:
兴盛时期有200多名从业者

如今走在市区义安路,人们仍时不时能够听见丁丁当当的打铜声。年长的府城人都知道,这一带原来被称为打铜街,沿街分布着大大小小的铜器作坊,每天客似云来、货如轮转,情形好不热闹。最负盛名的是一家号为“林德盛”的铜器店,据记载开业于清代光绪二十六年,主要经营各式家用铜器和打击乐器,潮州城的锣鼓班和潮剧团,一旦有打击乐器声音失准,都会前往“林德盛”求助。
  今年60岁的池远赐师傅,家族四代人都在义安路经营铜器作坊,至今已有八九十年,他自己从事这个行业就有30余年。池师傅告诉记者,在他的印象中,建国前后,这个地方打铜业最是兴旺,从街头到街尾,大约有200多名从业者,每天从早到晚,耳朵里听到的都是丁丁当当的打铜声。在以前,铜器作坊并不是什么器具都打,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一两个专业产品,脸盆、门环、锅、鼎、匙等,各打各的,分类十分明确。由于门市集中,声名远播,周边地区许多商客都专程前来订购。
  随着现代工业的发展,手工铜器逐渐淡出人们的日常生活,打铜街上众多铜器作坊陆续关闭,从业者改行另谋生路,店面改作他用,街道功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这里现存的铜器作坊,包括池师傅在内只有两家,打铜街的风采悄然逝去。但对于池师傅来说,他心中的打铜街并没有消失,至少他自己依然坚守着这份执著。近些年,池师傅的铜器不愁销路,许多热衷收藏手工制品的人,都会时常光顾他的作坊,请他制作各式各样的铜器。“每天都要工作10个小时,忙都忙不过来。”说话间,池师傅脸上流露出一丝骄傲。
  现在的义安路,虽不再是传统手工业聚集地,却仍是古城居民主要的生活区。沿街的服装店、饮食店、杂货店,掩盖了打铜街的本来面貌。不过,打铜师傅依然每天埋头敲敲打打,延续着人们对这条老街的记忆。

TAG: 潮州
顶:34 踩:27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-0.07 (183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-0.06 (156次打分)
【已经有146人表态】
24票
感动
20票
路过
20票
高兴
14票
难过
19票
搞笑
16票
愤怒
16票
无聊
17票
同情
上一篇 下一篇